《宝贝儿》,稳了

浏览量:954 次

宝贝儿》公布主演阵容时,很多人都是黑人问号脸:

掌舵的是监制侯孝贤和导演刘杰,两人文艺严谨且爱惜羽毛;

主演阵容却是“流量”杨幂、喜剧咖郭京飞和文艺范李鸿其

如此混搭,难免给人擦枪走火、效果不明的疑惑不安感。

宝贝儿》今日上映。而前晚,电影到广州提前点映,导演刘杰出席映后交流。

观影后,南都记者种种对《宝贝儿》的疑惑和担忧才烟消云散——不必担心,《宝贝儿稳了

在映后交流和群访环节,刘杰畅所欲言,不仅“话痨”更坦诚得彻底。

宝贝儿》的创作缘起是身边好友的经历,一系列深入的调查让刘杰了解了缺陷婴儿群体、相关问题的社会运转机制、父母角度的思维方式等等。

和过往的作品一样,《宝贝儿》没有给出绝对的质疑批判,更没有解决困局的答案,电影和现实一样“无解”,刘杰仅在力求“真实”。

刘杰表示,他拍这部电影的初衷就是想让大家关注弃婴群体,“不要屏蔽这群人,不要把他们看成社会的疮疤。”

导演自知这样做会挑战观众:“大家会抱怨为什么要给我添堵?但如果你看完片心乱如麻,那我想要的(效果)就达到了。”

关于主演杨幂,刘杰坦言因杨幂“像不健康的女孩,身上又有股韧劲”才相中她,但他要磨掉杨幂的“聪明劲儿”,将她钝化、平民化,逼迫习惯了棚拍的杨幂“出街”,坐公车、吃路边摊各种“接地气”……具体化腐朽为神奇的细节,详见下文。

撰文:南都记者刘平安  

版面编辑:刘奕伶  美术编辑:李毅然

微信编辑:叶深 池可怡

 

PART 1 观影


故事真实有力,但也许会沉闷乏味


宝贝儿》讲述杨幂饰演的江萌因严重先天缺陷而被父母抛弃,现在这个长大成人的“弃婴”,要去拯救另一个被父母“扔下等死”的缺陷婴儿。

故事并不复杂,但从中反映出来的社会机理和“弃婴”群像,都相当真实有力。

比如,因为不是“收养”关系,寄养孩童在成年后都必须离开寄养家庭,否则于法于情(涉及养老、遗产等)“都不合适”;还有寄养儿童的成长和社会融入问题,持有“残疾证”的作用对他们而言作用几何?相关部门的福利政策、医生的职业立场、父母的两难抉择……

片中各方的问题和困境,都绝不仅仅是简单粗暴地笼统罗列,更不乏“看上去难以过审”的内容,如果创作者没有经过一番深入的社会调查,是绝对拍不出如此复杂的社会群像的。

更为难得的是,导演并没有通过精准的算计或用力的煽情来触达人心,相反零煽情零催泪,影片用平视的平等视角,诚实地记录真实。

当然,真实和克制并不意味着粗糙,《宝贝儿》的手持镜头、场景调度、音效加成等等方面都功力深厚,质感极佳。

不过,这种极度克制的创作者自觉,并不一定让观众喜欢。

从现有得到口碑来看,《宝贝儿》也让部分观众感到沉闷乏味。尽管导演留下了不少线索给观众拼凑、思考和回味,但不设置情绪的出口多少会令人无所适从。

这也注定了《宝贝儿》的口碑不会如《我不是药神》那般爆炸发酵。

 

杨幂演技仍有缺憾,但她已努力“洗尽铅华


另一个关键点——杨幂的演技如何?阅片后,尽管仍感缺憾,但“洗尽铅华”是合适的形容词。

宝贝儿》中的江萌虽是“弃婴”,但她一路的成长都受到社会各方的善意救助,加诸先天疾病的原因,她的心智其实很单纯,“非黑即白”、见识和理解力都有限,因此做事更是“一根筋”。

杨幂本人则擅长自黑,形象更一直是聪慧强势,甚至还有点跋扈。

这次,杨幂确实努力且成功地进入了角色——扮丑、走路的姿势和吃饭的方式也相应改变,说南京话,比划手语等等,基本功夫做足,角色性格使劲打磨。

不过,更关键的其实是导演的引导,刘杰其实并没有要求演员去“演”,他用残酷的方式把所有人都“逼”进了角色中,尤其是杨幂——九个月,三次拍摄;前两次都可以看做是杨幂进入角色的成本,成片里绝大部分用的,是版本三的江萌。


PART 2 磨练


“逼”杨幂去批发市场

买衣服、坐公交……


刘杰拍电影的方式颇为特别,宝贝儿》只有故事大纲,没有细化的具体台词。

除了几位明星主演,其余角色均为素人本色出演,这些现实生活中的福利院院长、有关部门负责人、医生等等,在《宝贝儿》中只需还原自己工作的日常和常见困境,贡献真实台词。

而对于演员们来说,刘杰认为这种方式会“逼着演员去走心,必须去深入了解这个角色,真正思考角色的行为和境遇”

通过不断地榨取演员的表现力和想象力,刘杰一步一步地将主演们Push到他想象中的情景中和人物的情绪中去。

刘杰坦言相中杨幂,是因为她“看起来像一个身体不好的女孩子,身上又有股倔劲”。但杨幂太聪明了:“如果你要怼她,你基本占不了便宜。话没说完她就知道你意思了。太聪明对于这个角色而言是不好的,(她)给人沉不住气的感觉。”那么,最关键的就是将杨幂磨成“江萌”,而不是到了镜头前再具体教她怎么“演”江萌。

导演让杨幂去熟悉底层生活,第一件事去福利院看小孩,看新生婴儿,然后去批发市场给自己买衣服,去路边小摊吃东西,去坐公交,“在没拍这个戏前,她肯定十年都没坐过公交了”。

接着是三次不断推倒重来的拍摄(只有故事大纲噢)。断断续续九个月的拍摄,也给了杨幂足够的时间沉淀,一方面要保有她的韧劲,但同时又让她不断地“钝化”、整个人变得木讷

“大概到第二次拍摄吧,杨幂越来越进入江萌角色的状态。”

影片的绝大部分都是出自第三次的拍摄,等于说前两次拍摄都是用来逼演员成为角色本身的。

除此之外,她每天还要和语言老师学习南京话,空闲时还要练习手语,记住上百个动作。虽然杨幂的南京话被吐槽略塑料,但杨幂的努力有目共睹了。

导演还分享了一些肉眼可见的改变。杨幂习惯了棚拍,但这一次刘杰坚决要求“上街拍”。杨幂一开始是拒绝的,除了不能适应,还因她所到之处,手机闪光灯粉丝尖叫声都会紧紧跟随,“几十米之外有个手机,她都会反感”。

导演就继续“逼”,拍到最后,就算镜头之外有“300多个手机在拍她,杨幂也能保持在镜头前的专注度和投入度”。

当全片拍完,导演才告诉杨幂:江萌这个角色,因为先天疾病多少影响了智力,她其实有点儿傻。杨幂方才恍然大悟。试想,如果导演从一开始就让杨幂去有意识地“演”一个智力有缺陷的傻子,结果很可能就是用力过猛。

 

让郭京飞“三天不睡觉”

刘杰对待郭京飞,则启用了另一种折磨方式。这个选择放弃孩子的父亲角色,需要一脸土色、精神处于崩溃边缘。

“我要他维持三天不睡觉的状态,让工作人员不断打电话给他,确保他不睡觉。三天内只允许他一天睡三个小时,不能洗澡。”

也因为如此,郭京飞的戏份不能拖太长,最终一周内拍完。导演就是通过这些“残忍”手段,将戏里的职业和非职业演员、风格迥异的演员,都统一风格融进了影片里。

导演其实并不避讳,选用杨幂也是出于票房——或者说获取更多关注度的考量

但从上述的细节,你也可以看出,他还是用各种手段先让“杨幂是江萌”这件事得以成立,刘杰自己就透露,杨幂常说他“是个不会保护演员的导演”。

尽管在拍摄时对演员极为严苛,但刘杰认为:“其实所有演员都是被动的,很多时候演员会因为她刚从业时拍的片子而被标签化,但其实这些作品未必代表她的水平。”

导演的引导和给出时间沉淀,都相当关键。

影视圈观察所

一群资深娱乐采编,带你看清影视圈的乐趣和门道

合作请加:liuwhua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宝贝儿》,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