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隐忧凸显,丁磊重拳裁员

浏览量:28 次

网易新一轮调整及裁员已是板上钉钉,目前仍在快速推进。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东山  编辑丨齐介仑  摄影丨史小兵

互联网公司的“优化”还在继续。

2月27日,据《财经》报道,网易在农历猪年前后都曾进行了一次组织升级和调整。电商业务网易严选脱离了邮箱事业部,教育产品部脱离了网易杭州研究院,公关部脱离了市场部,且均由原先的二级部门升级为一级部门。

与业务调整相伴的是新一轮较大幅度的裁员。一位网易严选内部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严选在2019年春节前就已经裁了一拨,“听说今年还要继续裁,考拉那边据说也正在裁,我们内部现在也是人心惶惶”。

对于逃过年前那一拨裁员的网易员工而言,被裁员的警报仍未解除,而一旦落实到具体的员工头上,公司一般都不会提前通知,所以只能提心吊胆地工作。前述网易员工透露,裁员原则没有一个统一明确的规定,每个部门都有各自的指标,具体怎么裁,业务老板说了算。

对此,网易公关部对《中国企业家》杂志回应称,公司确实正在进行结构性优化,未来会更加聚焦,以便进一步提升创新能力和组织效率,充分发挥网易差异化优势,适应更长远的市场竞争。

网易新一轮调整裁员已是板上钉钉,目前仍在快速推进。据《中国企业家》记者了解,本轮大调整,公关等职能部门也未能幸免,且力度颇大。

核心业务隐忧

其实,从网易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表现来看,进行业务调整和裁员对于丁磊来说是早晚的事。

2月21日,网易公布了截止到2018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网易2018年第四季度净收入为198.44亿元(28.86亿美元),同比增长35.8%;归属于网易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6.98亿元人民币(2.47亿美元),同比增长32%。

在第四季度净收入构成中,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为110.20亿元人民币(16.03亿美元),同比增长37.7%;电商业务净收入为66.79亿元人民币(9.71亿美元),同比增长43.5%;广告服务净收入为7.61亿元人民币(1.11亿美元),同比增长3.3%;创新及其他业务净收入为13.86亿元人民币(2.02亿美元),同比增长14.2%。

从上述数据来看,游戏和电商为网易贡献了近九成的营收,而次之的广告服务、创新及其他业务所占比重,尤其是同比增幅远不及前两者。

在当前经济政策环境下,这一营收结构令网易隐忧凸显。

先说游戏方面。虽然网易在2018年第四季度凭借《明日之后》、《荒野行动》及《第五人格》等多款新手游实现了110.20亿元人民币的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和37.7%的同比增速,但是受国家监管政策影响,国内游戏版号在2018年很长一段时间内停发,即便网易有一定的游戏版号储备,而且自2018年年底开始,版号审批已重新开启,但变数颇多,比如审核的加严以及审核周期的延长等,这些因素必然会对网易产生重要影响。此外,随着游戏数量的限制,对游戏研发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再看电商方面。2018年第四季度,网易电商收入总体不俗,但在营收增速和电商毛利率方面却表现欠佳:一方面,网易电商的营收增速从2017年第四季度的175.2%开始持续下降,到2018年第四季度跌至43.5%;另一方面,网易电商的毛利率也从2018年第二季度开始持续下降,到2018年第四季度已经降至自财报披露以来的最低点4.5%。

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网易CFO杨昭烜称,电商毛利水平的下降是第四季度大力促销的结果。“在看到毛利率下降的同时,也希望大家能注意到网易在降低库存方面也取得了显著改进,这意味着,我们在第四季度开展了更大规模的促销活动来优化公司库存结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接近网易的行业人士分析称,网易电商尤其是网易严选的主要问题在于品牌自营,商业模式很重,虽然在一二线大城市小白领之间还有不错的口碑度,但是自主品牌的整体获客成本很高,新用户增长缓慢。

而以上原因也是目前网易严选遭受的裁员力度比网易考拉要大的原因。2018年6月,网易考拉已从海淘电商转型为平台化综合电商,模式更加清晰。此外,在海淘方面,国家有多项政策支持,比如补贴。

丁磊曾表示要让电商再造网易,并称网易严选要在2018年实现200亿元的目标,但2018年网易整个电商板块的营收为192.4亿元,远不及预期。

战略重心转移有迹可循。

据2月19日《财经》报道,网易与亚马逊正在推进一项有关中国电商业务的重大重组,网易考拉将合并亚马逊中国海外购业务,该谈判已历时数月,由网易考拉主动发起,双方或采取换股方式。在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丁磊就此回答分析师提问时说,“网易对电商业务的战略合作和战略投资持开放的态度”。

还有更大挑战

已创立22年的网易和它的创始人丁磊,在大众用户心目中的印象,一向颇为文艺,甚至被认为是当前最不油腻的中年互联网公司。

在过去多年,网易似乎总能凭借独特的产品定位和文案情怀占据互联网语境主动权,戳中用户心中柔软的部分,这从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网易严选的独特选品、网易戏精的刷屏式营销中可见一斑。

更重要的是,凭借丁磊的产品审美和网易独特的公司文化,让网易在游戏、邮箱、电商、音乐、农业等领域打造出了一系列另辟蹊径的产品,并凭借这一调性吸引了一批忠实的用户。其中,丁磊作为一家互联网巨头公司的CEO对网易云音乐App界面中黑胶唱片设计细节的孜孜追求,至今仍是流传在产品经理圈子中的经典美谈。

但现在看来,这种岁月静好式的文艺,已正遭受外部寒冬的侵袭,并显得有点招架不住。

事实上,正是因为网易内部这种产品体系的零散化,让网易在当前遭遇新的危机。网易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创新及其他业务净收入13.86亿元,同比增长14.2%,而这块业务的毛利率已经连续5个季度为负数。

据《财经》报道,此次业务调整还涉及网易教育事业部和网易有道两个原本独立运作的部门之间的资源整合。

对此,《中国企业家》记者分别向网易教育事业部和网易有道的公关部求证,对方均表示自己对此并不知情,能讲的只有官方的回复那么多。

不过,据《中国企业家》记者研究发现,两个部门确实在K12业务上有一部分重合,网易教育事业部旗下有“网易100分”,为中小学生提供一对一线上辅导;而有道旗下也有“有道作业宝”和“有道精品课”等针对K12阶段中小学的学科类辅导产品,前者属于杭州研究院,后者属于北京研发中心。

此外,2018年4月,网易有道完成首次战略融资,由慕华投资领投,君联资本参投,投后估值达11.2亿美元。与此同时,有道也成为继网易云音乐、网易未央之后网易的第三家独立融资品牌。

在前文提到的行业人士看来,网易当前面临的更大问题可能是,在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纷纷转向产业互联网并聚焦人工智能的当下,网易还拿不出响当当的王牌技术和产品,也未见其有向B端转型的决心,在消费互联网红利退潮的时候,日子必然会难过些。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网易隐忧凸显,丁磊重拳裁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