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国安困局

浏览量:19 次

中信国安集团下设多个子公司,但对于子公司的战略和盈利模式是否清晰还未可知。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张弘  编辑丨徐昙  头图摄影丨张弘

巨塔之下,裂缝显现。

近日,《中国企业家》通过内部渠道独家获得一份告知函显示,中信国安集团旗下子公司中信国安城市发展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称“国安城市”)的项目国安创客(北京)因拖欠出租方北京华腾八里庄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称“华腾”)的租金、物业费等暂停运营。

2月22日傍晚,《中国企业家》实地走访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乡康家沟村陈家林路九号院华腾世纪总部公园4号楼(D座)的国安创客时获悉,发现仅有三层的一家影视文化公司处于办公状态,其余楼层一片漆黑。门口的保安对进入该楼的人员逐一查问,非该楼员工不允许进入。

现场一位国安创客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2月15日,华腾的物业已通过口头方式告知国安创客尽快做好搬离工作。部分国安创客员工正等待安排到集团其他公司办公,目前正进一步协商,择日恢复开放。

一位接近国安创客的人士称,目前部分国安创客的员工由于没有工作地点而处于等待被安排的状态。并称该项目的线上部分对标的是类似猪八戒网这样的平台,在开发和运营线上App投入过亿的成本;线下部分主要是做联合办公空间,对接创客服务。

在2018年的战略发布会上,国安城市的副董事长刘春曾将国安创客定位为打通线上与线下企业办公相融合模式的集互联网思维的企业服务、创新型办公空间和产业大数据应用媒体,做未来办公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但接近国安创客的人士称,目前其线下出租率和实际成交额并不高,与同行业竞争对手相比,并不占优势。

自2018年开始,国安创客就出现了资金问题。2019年年初,有自称是国安创客的技术员工在社区发帖称,国安创客拖欠员工5个月工资,并在春节前裁了70位技术员。当时部分员工在公司前台拉横幅追讨工资,还与保安发生冲突。“由于项目本身不盈利,加上国安创客的资金主要来自信达置业,后者出现资金问题,为降低成本,进行了裁员。”接近国安创客的人士称。

企查查显示,承租方北京信达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达置业”)由北京国安控股有限公司控股60%,后者则是中信国安城市发展控股有限公司100%控股的公司。也就是说,信达置业是国安城市下子公司,国安城市则由中信国安集团100%控股。

此前不久,中信国安集团这家曾经的老国企一度因旗下子公司被动减持股票、3亿元资产被查封、春节前后被追债的各路人等围追堵截,被推上舆论风口。

2014年,国安集团引入5家外部股东、完成混改。彼时被贴上“中国版世纪大拍卖”的混改,其增资扩股的定价过低曾一度引发质疑。

巨塔建成并非一日之功。在两年内,国安集团快速进行资本扩张,增长速度惊人。2013年,国安集团合并资产才404.32亿元,到2014年已达1171.7亿元,截至2017年三季度,其合并资产已经达到2065.54亿元,3年时间,翻了近一倍。如今国安集团的资本触角已延伸至金融、房地产、文化、养老等九大领域。

不过,上述接近中信国安集团的人士称,集团旗下多条业务线开展得并不顺利,资金问题一直存在。从2018年7月中旬至今,社交媒体上关于中信国安在各地项目拖欠工资的维权呼声从未断过。

这或许是中信国安集团完成混改以来岌岌可危的时刻。

子公司的资金难题

2019年春节前夕,由于国安城市及下属公司出现拖欠工程款、合同款、供应商货款等问题,出现了工程总包、分包、农民工及相关合作商到国安集团总部上访追债事件。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为解决困局,2019年1月中下旬左右,国安城市内部便成立了群体性事件应急领导小组,并由董事长任组长,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便是筹措资金,解决资金流动性问题。

作为集团的子公司,国安城市近年来布局极为高调。在2018年的战略发布会上,对外声称重点打造国安创客、国安社区、国安府等八大产品,目标是未来三年进入100个城市,服务3亿人口,年营业收入超千亿。

但据《中国企业家》了解,除了国安创客因资金危机暂停运营外,旗下国安社区困难重重,养老项目也面临资金难题。

国安社区是中信国安集团旗下的社区O2O平台,以社区及社区居民为服务对象,搭建线上+线下一站式的社区共享平台,业务范围涉及从家政服务到维修。2016年10月启动,在社区临街的位置开设门店,2017 年开始扩张,号称覆盖北京五环内的所有街区。

但据36氪报道,国安社区2月初就实现了门店精简,与最高峰时的427家相比,关掉了约60%的门店。

事实上,自国安社区诞生以来就被外界视为看不懂的“新物种”,其盈利模式一度被质疑。业内认为体验效果不佳,用户增长也遭遇了瓶颈,其模式难以走通。有数据显示,全国固定用户最乐观的情况只有10万左右。更有媒体报道,2018 年国安社区已经烧钱上亿。

位于金台路的国安社区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由于附近写字楼比较多,消费人群主要由白领构成,到店时间主要集中于每天中午12点前后。相较而言,附近居民到访量较少,国安社区正通过返券的方式将用户导流至线上App。

开便利店要求重资产,需要租大量商铺和店员,最重要的问题是店铺的商业利润能否覆盖成本。线下店的实质是人、货、场的关系,这个行业微利、回报周期长,需要精耕细作,背后依托复杂高效的供应链系统、精细化运行的管理体系。这对中信国安集团的资本和管理能力都提出了挑战。

国安集团在养老产业早有布局。国安集团官网显示,2007年国安集团成立了世纪爱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纪爱晚”),其中国安集团有限公司持股60%,该项目在杭州、北京、北海、徐州、苏州等地均有布局。

但对于企业来说,融资成本和长期投资能力不足,很难在养老这块巨型蛋糕上持续获利。一位曾供职于世纪爱晚的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杭州的养老项目于2015年底到2016年初开始筹建启动,约有50人参与了此项目,其中投资部人数占到20余人。

上述人士称,项目刚启动时发展势头很好,但后来一直没有新的项目出来,“养老产业是做好了一个标本,随后不断复制样本,需要不断有连锁项目出来,但世纪爱晚并没有”。加之近两年,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中信国安集团需要将大量资金用于偿还债券上,“资金不是很充实的时候,对员工要求也相应提高了”。

据《中国企业家》了解,在2017年以前,中信国安集团以股东借款的形式将项目给到世纪爱晚投资部的员工,近两年由于资金问题越来越明显,集团会要求公司投资部的员工自己既要负责找新项目,同时也要自己去找资金。一位不具名投资部员工对此笑称,“既要找项目,又要找融资,要公司干吗?”

2018年年初,由于公司没有新的项目落地,上述不具名投资部员工选择了离开公司。目前健康养老项目虽然处于正常运行状态,但由于没有足够的资金而难以复制,“做新项目越来越难,主要是融资也越来越难了。”该员工称。

集团“自救不暇”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子公司遭遇资金问题,集团也“自救不暇”。中信国安集团总经理刘鑫此前在集团内部会议上坦承,目前国安集团确实面临很困难的资金问题,包括他在内的所有国安集团领导自2018年12月开始只领取北京市的最低工资。

如今伫立在国安宾馆旁边的国安集团大厦虽然被内部人称为“小中信”,但其资产版图庞大。集团下设板块包括上市公司——中信国安集团控股四家上市公司,分别是中葡股份、中信国安、白色有色、国安国际;另外集团通过间接参股控制其他多家公司,比如持股国家体育场有限责任公司(鸟巢)、三六零股份、银联商务等知名企业,并在海外市场持续落子布局。

快速扩张的同时负债高企。自2013年以来,国安集团的负债率始终维持在80%上下,仅2018年三季度合并报表后的负债就超过1782.97亿元,负债率高达80.49%。

高负债背后是高杠杆运作。完成股改后的国安集团通过信托、债券、券商、上市公司等手段进行了融资。以2017年三季度报为例,国安集团负债总额为1698.69亿元,在近1700亿元的负债中,仅借款(长期借款及短期借款)一项就高达870.05亿元。而借款的方式主要是通过质押贷款、为子公司进行担保、信用贷款、企业债券等。

这座资本巨塔自混改开始就未曾缺少关注。2014年,5家民企以80亿元拿下其79%的股份,股权变更频繁的背后,实际控制人成谜。

近两年来,集团扩张的步伐加快,旗下子公司也尝试进军新领域。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中信国安盟固利动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盟固利动力”)和中信国安葡萄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中葡股份”),都在新能源领域进行探索和尝试。盟固利动力主营业务是新能源,尤其是新能源汽车,然而业绩不佳,中信国安2018年半年报显示,盟固利动力净利润亏损为-1014.52万元。中葡股份此前曾谋划转型新能源,但未成功。 

“虽然中信国安集团下设了N个子公司,但对于子公司的战略和盈利模式,集团其实没有想明白。”前述接近集团的人士称,多数想法比较滞后,项目一般是跟风在做。起步晚,加上内部过于繁琐的汇报流程,导致多数项目被远远抛下。“2015年,国安创客想在线上搭建一个SARS平台,但当时猪八戒平台已融26亿元,再做线上的话,其实已经是处于相对落伍的状态。”

至于资金紧张原因,刘鑫在内部会议上归结为两方面:一是,从2017年到2018年,股市连续两年比较低迷,国安集团蒸发了大约600多亿元市值;二是,2018年国安集团及子公司共还贷近400亿元。对于2000亿元资产规模的国安集团来说,流出了共1000亿元的资金和资产,这直接导致了现如今的资金困难。

为降低成本,挽救危机,中信国安集团也采取了裁员、降薪的措施。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国安城市的项目国安社区仅2018年11月和12月就裁员数千人,而国安城市则实行全员降薪。《中国企业家》向中信国安集团核实具体情况,截至发稿前,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中信国安集团其命运将往何处,种种不确定因素又为其增添了几分神秘。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中信国安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