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天池:市场求快我求“慢”(图)

刘天池(左一)在指导演员韩雪、李兰迪表演。受访者供图

  综艺市场和国产片票房的风向,开始吹向被流量掩盖的戏骨。因为关注“演技”,越来越多的观众知道了“刘天池”这个名字。这位在中央戏剧学院执教20余年,培养出邓超、文章、白百何等演员的教师,在综艺节目《我就是演员》指导演员“练兵”的过程,让观众感到新鲜过瘾。

  在大学课堂和PK演技的综艺之外,刘天池还拥有自己的表演工坊——工坊旗下已签约超过30位专业表演指导教师,他们均出身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或导演专业,长期从事戏剧影视的表演教学与创作。前不久,刘天池表演工坊获得红杉中国种子基金数千万元投资,这也是继爱奇艺的种子轮投资后,刘天池首次引进外部资金。

  在刘天池担任表演指导的综艺节目《演员的品格》即将上线之际,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现场体验表演工坊的课堂,并就融资规划、表演教育培训市场等问题专访刘天池。她说:“专业要求你慢,市场又要求你快,如何找准这中间的平衡点,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池妈”创办工作室,帮助学生从学校过渡到市场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抵达刘天池表演工坊时,“秋季班”学员正在上课。在“即兴练习”的环节,两名女生正在努力展现“房东撵访客收拾东西走人”的桥段。看起来情节相当简单,却被在场的指导老师——国家大剧院演员孙立石反复喊停。

  第一次因为两个女生缩在道具后,看不清脸;第二次因为房客没演出不情愿看到房东的心情;第三次因为忽略了“房门”的存在;第四次没有演出房东嫌弃房间的异味和杂乱……

  在孙立石N次说“不好意思我再打断一次”后,两个女生即兴表演的“生活味儿”渐渐饱满起来。

  演技和人生阅历是“生长”在一起的,但这是年轻演员不得不快速修满的“学分”。演不出真实的生活,只能承受被公众diss“烂演技”。透过表演工坊极为严苛的上课片段,略可窥见刘天池教学理念和专业态度的一角。在中央戏剧学院求学、任教,刘天池本人就是被这座校园的精神传统深深塑造和定义的,“我上学时老师们说演员就是一份职业,一个饭碗。这个饭碗当中你承载着什么样的米,想做成一碗什么样的饭,其实是演员的职业道德。你要有足够的能量才能够做出一桌丰盛的菜肴给观众看。演员是藏在角色背后的人,永远都不应该走在角色的前面去耀武扬威”。

  刘天池求学中戏后又留学日本,待到再回国,发觉环境变了。刘天池一直认为,选角这件事当由导演亲力亲为,结果她看到挑选演员的不是导演,而是副导演,再往后竟成了经纪公司的人,再后来投资方也来作决定,“导演和演员之间多出了无数个屏障。之前没有这些屏障,反而出了好作品,出了好演员。现在所谓细化了工种,选择了国际化标准,其实没有特别多的好作品。这些机构起的是良性作用还是恶性作用?这是每一个从业者必须思考的。”

  刘天池的学生到了大三开始迷茫,“他们会说老师我们去见剧组,但是人家不看我们是什么专业,因为之前有一些角色已经定了。我说定的那些演员是谁?他们说是流量明星。这个圈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池妈先出去看看外面怎么了!”刘天池“出去看完后”告诉学生,不要轻信外面的任何流言蜚语,“只有你自己强大了,才可能被人选中。如果你的爹妈或者资本能够帮助你一时,绝对帮助不了一世。”

  同时,刘天池着手创办工作室,帮助学生实现从学校到市场的“过渡”,“我这儿其实是一个实战转型的机构,是一个‘修理厂’。怎样转化更加娴熟,不留技术的痕迹,而又能够创作出角色,这是我们最主要做的事情”。

  融资后表演工坊对业内是“陪伴”,线上公开课让普通人也能感知表演

  “心疼学生,想帮扶这些孩子平稳走向外面”的心思,也随之成为刘天池表演工坊的精神底色。

  本着“教一程,送一程”的办学理念,刘天池表演工坊开展了演员培训及表演指导两大业务模式,培育青年演员、为演员提供展示平台的同时,也为行业输送新鲜血液:迄今为止开设培训班共9期、招募学员180余人、推荐学员成功签约经纪公司20余人,为华谊、天娱、华策等10多家经纪公司培训艺人百余人;同时已为近60部影视剧开展表演指导服务。

  经纪公司会把新人送到工坊进行“加工”,“素人”也可能因在这里的出色表现获得外界青睐,为自己赢得一张能参演影视剧的“入场券”。

  录制《演员的诞生》《我就是演员》,使刘天池的个人品牌名号愈发响亮,表演工坊也走到进一步发展的关键节点。自认为太过感性的她,考虑去找理性、专业的外部投资机构,让产品面向市场,扩大表演工坊在C端的影响力。

  聊起与爱奇艺、红杉资本这两家的结缘,刘天池的表达流露一股浓郁的“感性”情结。

  和爱奇艺CEO龚宇见面,龚宇说的第一句话就打动了刘天池——“我爸妈都是大学老师,所以我很明白一个老师的理想是什么。”

  刘天池欣赏爱奇艺,原因之一是认为该平台是“青春向”的,辐射年轻观众群体,这一点非常契合她身为教师的工作主题;另一个原因,是爱奇艺的“天鹅计划”。此前龚宇曾在“爱奇艺世界大会”上表示,“天鹅计划”最主要的目标就是要为影视行业培养新人、挖掘有潜力的新生代,为年轻的影视人才提供最强有力的扶持。

  “天鹅计划”与刘天池表演工坊进行深度合作,通过“天鹅计划”海选的学员在刘天池的指导下进行为期3个月的表演培训,优秀学员将直接参与爱奇艺新剧拍摄。“他们不仅是为自己的平台打造年轻演员,更希望给行业内输送年轻的演员,龚宇先作了这个决定,于是我们开始了合作”。

  有趣的是,当决定寻找外部资金时,刘天池只给自己3天的融资时限,颇为“随性”地打算“看看商界是什么样子”,若无投缘者便作罢。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和刘天池见面前,压根儿没看过《演员的诞生》。刘天池认为,彼此能谈成的一个基础是——都是有激情和理想的人,价值观契合。

  “沈南鹏是一个很有热情的人,而且他是一个对教育、知识和专业性极其严苛的人,是一个‘技术控’。他跟你聊天的时候,更多关注你的专业度。再一个,我觉得他的颜值取胜很多!”

  一说教育,对方可以秒懂,即是刘天池欣赏的合作伙伴类型,“我拥有的是教育模式,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建立起一个非常好的商业模式,但是投资人会尊重我的选择。所以龚宇和沈南鹏是我遇到的比较信赖的两个投资人”。

  关于表演工坊融资后的规划,刘天池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当前形成了一个基本大方向:对业内是“陪伴”,与导演、演员和编剧共同探讨这门以表演为核心的艺术;从To B到To C,延伸向“素人”市场,让普通人也能学表演。

1 2 共2页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刘天池:市场求快我求“慢”(图)